返回
设置

20年我一直在医考路上


木子离开人民医院考场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夏季的老天就是一张娃娃脸,刚才还疾风骤雨,现在说停就停了。木子弯下腰,倒鞋里的水,倒了半天,却只有几滴,想必刚才坐在教室考试两个多小时,鞋里的水早已被体温给蒸干,木子无奈的摇摇头重新穿上。 木子大学时学临床医学,可是阴错阳差,命运没有给他从医的机会。如今一晃二十年都过了,而他也没有靠从医来谋生,但那张<执业医师资格证>迟迟没有获取,成为了木子心中挥之不去的隐痛。医师执业考试在我国每年举办一次,平均通过率只有20%多,但这并不能改变木子对她的渴望。而木子之所以没有中榜,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参加医考-----国家卫生部明文规定,没有从事医疗卫生系统的医学生,没资格参加考试。今年木子通过挂靠在当年在老家实习时的某某老师在上海开了一家门诊,终于报上了名。 毕竟离开象牙塔太久远,当初所学已经剩下七零八落。但今年二月份既然已经报上名,木子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人生难得几回搏"还是木子初中时校长特意嘱咐他的一句话,木子也深深的铭记在心。 今年木子的小孩正逢初三升高中,孩子还算努力,一直在年级榜有一席之地,以前都是木子陪着孩子读书,木子常常调侃说:“你念个初中,弄得我也必须再先学一遍,比我当年自己读书还努力"。可是今年木子实在抽不出更多的时间来管孩子,孩子的成绩也明显退步了。 更麻烦的事情,木子工作上也遇到重大危机,毕业后木子一直混迹IT业,后来成为了世人戏称的“程序猿",而4月份的时候,老板发话了,木子做不成工业制造机器手,就得卷铺盖走人。最后的期限没有说,但是传闻已经出来,或许一个月,或许两个月,反正木子随时滚蛋的事情也貌似板上钉钉了。很多同事为木子捏了一把汗,毕竟这个项目,公司已经计划一年多了,一直找不到会做的人,木子前途多舛。为了此事木子四个昼夜没有合眼,虽然下个月就是医考的技能考试,但是此刻他也无力再去强攻医学。眼下的工作是木子的衣食饭碗,但通过医考是他二十年来的梦寐已久的事情,对木子来说,这两件事情都是迫在眉睫,谁都耽误不得。幸而木子天生就是个倔强的人,当初选择计算机研发工作,就是为了挑战自己。眼下他计划快速拿下项目后,再抓上最后的几天时间,争取多搂几眼医学教育网上的<内><外><妇><儿>学科视频…… 一夜无眠,今天木子起了个大早,东方翻出鱼肚白,木子就赶上了公交车。木子的家离考区很远,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才走了一半,好容易下了车,还得步行两公里。看看时间不早了,木子一路狂奔,可是老天也好像故意要磨练木子,突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瞬间,木子成了个落汤鸡。等到了考场,考试已经开始了,木子那个狼狈不堪的样子,让监考老师直咋舌。 第一场考试两道题目,一道是传统的病例分析,一道是病史采集,只有30分钟的答题时间,这些题目医学教育网上的东东老师已经讲的非常透彻,木子也背的滚瓜烂熟自然奋笔疾书,一气呵成。因为迟到了,木子被安排直接进入第三场的考试,第三场是辅助检查,心电图,X线片,实验室检查,考试形式是上电脑机考。木子觉得是国家医考中心有意放水,比如那两道心电图的题目是简单不能再简单的“窦性心律过慢"和“三度房室传导阻滞",感觉医学教育网上知识是牛刀用做杀鸡了。出了第三场的考试室,门口的巡查老师都不得不惊异,三十分钟的考试,木子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旋即木子被安排到第二场考试,第二场是体格检查和医师操作技能的考核。这个木子最不擅长的,木子毕业后,从来就没有到医院上过一天班,这些实际操作技能,就只能靠木子通过当年实习的记忆和最近强化的www.med66.com上的录像学习来拼杀了。 进门之后看见一位比木子年龄长几岁的考官已经高居庙堂之上,木子赶紧给他深深鞠躬。监考官摆摆手,诧异的问木子,“你是南山医院的?"。木子苦笑回答:“白大褂是找师兄借的"。考官:“哦"了一声,脸上闪过了一丝难以名状的表情,刚才还是微笑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木子突然想起宋代岳飞第一次参加武举考试,找王贵借衣服的典故来,不禁也暗自叫苦。 木子体格检查抽的三个签分别是,人体体温测量,腋窝群淋巴结触诊,腹部肝脏触诊。不用说人体体温测量,是老百姓都会的基本技能,可是对执业医师考试来说,这里面的弯弯绕就很多了。 木子屏气凝神,站在被检查者的右手边,按照视频老师的指导意见对床上的模拟人煞有其事的说:“老王,今天早上感觉怎样,我们现在来做体温检查,不用紧张,我已经洗手过了"。看似平淡无奇的两句话,却是爱伤关心意识和无菌意识的得分点。虽然已是夏季,木子还是先搓搓手(这点是防止考官找歪,-------大冷的冬天,医生冰冷的手直接接触病人自然不合时宜),然后拿去体温计头端,看了看,告诉老王,此刻水银体温计的温度在35°以下。搂开模拟人的衣服,补上一句,“老王,如果您觉得哪儿不舒服,请立即告诉我",然后将本来干燥的模拟人的腋下再用干毛巾擦拭一遍。再装模作样的嘱模拟人夹好体温计。 “好了,老王,15分钟到了,我们看看体温读数"。且不说没有15分钟,也不必说模拟人是不会回答的,单是体温计会有读数变化么?木子都觉得这样的考试也实在是恶搞。但考试就是考试,你不这样做,人家咋知道你是多年的临床资深大夫呢? “嗯,37.3°,有点低烧,但不要紧,你多休息下,半个小时我们再测量一次。"木子眼睛的余光留意到考官看了一眼标准答案。37.3°是木子特意这么说的,就是为了争取考官的好印象,腋窝处为35.9℃~37.2℃之间的体温是正常值,这些小儿科知识木子在课下背了无数次。 “报考考官,我已经做完了人体体温测量试题,请指示。"木子最后转身对考官汇报,他估摸着总分8分的题目,怎么也能得上6分左右吧。 考官不动神色,让木子进行腋窝群淋巴结触诊。说实在的,正常人的淋巴结是摸不到的。除非是癌症,结核和急性炎症的患者才能触及到,木子从来就没有摸到过自己身上的淋巴结,虽然教科书的图片画的清清楚楚,但没有实际弄过,这个让木子还是不免紧张。但是木子又不能说自己不懂,否则考官会觉得你这二十年都干嘛去了。不过上天好像冥冥之中在帮助木子一样,还是考试的前一个月,木子特意百度了资料,触诊腋窝淋巴结的要点,木子是侃侃而谈,检查顺序是尖群—中央群—胸肌群—肩胛下群—肩胛外侧群,其中尖群位于腋窝顶部中央群位于腋窝内侧壁近肋骨及前锯肌处……,木子一边口若悬河的唠叨着,一边在病人腋窝处比划,让木子最不自信的是,他分明感觉到考官好像直了身体,看看木子的触诊的手法究竟对不对,木子从来就没有实际给病人做过检查,对不对,真只能老天知道了。 肝脏触诊也是一样,木子的表达好于实际操作,至于考官是否能看出木子是否混迹于医疗临床界,木子从这位主考官的面部表情中揣摩不出。 木子还在忐忑的时候,简易考试室的门帘被拉开了,一位身材高大“白大褂",径直走向副主考官的位置,没有任何招呼,一屁股坐下。木子连忙停下手中的活,深深的向他鞠躬,道声“考官您好!"。末了,又重新拜了主考官一遍。中国就是礼仪之邦,反正多拜拜佛脚,佛是不会介意的。 副考官比较年轻,看上去三十岁左右,木子不觉脸上发烧,想必人家已经升到副主任医师的位置了,至少也是个主治医生,而自己一大把年龄,还在为从医资格忙碌…… 木子做完全部体格检查的考题,开始医师操作技能的考试。运气不是每次都能眷顾木子的,这次抽到的是气胸穿刺的题目。木子呆若木鸡,既不说木子没有做过这样的操作,就是见也没有见过。木子隐约记得执业医师考纲上似乎就没有这样的考题。但此刻,木子能对考官说自己不会,亦或说国家医考中心没有这样的要求,你们不能临时自作主张么? 巡回考官已经将坐位抱头的模拟人推了进来,木子心一横,就直接上吧。副考官显然没有那么世故,他提醒木子先检查操作需要的器材是否完备。木子重新定神,快速扫过手术台上的器件,发现少了止血钳。可是当时他却忘记怎么用医学术语表达,连声说:“需要钳子"。那个巡回考官也真会来事,拿了把硕大无比的卵圆钳递将过来。 木子心想,如果你手上有把老虎钳,是不是就会这样递给我,这人可真够可以啊!再说,你这样递给我,我要是冒冒失失的接了,岂不是违反了无菌操作原则,陷阱无处不在啊。可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时此刻,木子还得礼貌而委婉的表达谢意,并让巡回老师重新取放止血钳在手术台上。 模拟人的肩胛角下部,有多次被胸穿的针眼。木子回想起1998年在医院实习的时候,俊楠老师指导他给病人做胸腔积液的穿刺的场景,俊楠老师是木子实习时的第一位恩师,木子一直都记得她的好。想到这里,木子一下子信心倍增,“的吧的吧"又打开话匣子,开始介绍手术手套的穿戴,做该项手术消毒的注意事项,麻醉药“利多卡因"的使用和操作方法,穿刺针的行针位置,力度,注意事项。反正木子尽其所能,将自己能够记得的教科书条条款款,如数家珍地倒出来。两考官亦不啃声,就看木子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操作表演。 突然木子想起了什么,戛然而止,时间过了许久,木子还是一动不动。主考官实在忍不住了,问木子:“你咋不做了?"木子转头哭丧的脸说:“我做错了"。主考官说:“做错了,也接着做啊,你不能停下来。"木子瞬间有如神灵附体,断路的思绪一下子又重新接上,继续做完了全部操作。 副考官开始发问:“在外科手术中,胸腔积液抽取是一项基本技能,这个可以用到气胸穿刺上么?"木子不假思索,回答“不能,这就是我刚才突然停下的原因,考官您能给我重新做一次的机会么?"木子有点着急了,至于气胸穿刺他会不会,已经考虑不了这么多了,但是做错了,肯定是不行的。好比人家找你拔牙,明明是左边牙痛,你将舌头给割下来了,这样的官司无论打到哪里都是医生败诉。 那我问你,“如果是气胸穿刺,那么行针是哪个位置?"考官接着问。 “患侧处胸骨第二肋间"木子的视频课程真不是白背的。 “你刚才绕口令饶了半天,我希望你这次能明确的告诉我,如果是胸腔穿刺,具体是哪儿行针"副考官步步紧逼。 “在第八肋间上缘,不能第七肋间下缘,因为这里有肋间神经和大血管走行。也不能在第九肋间上缘,因为很容易误伤到膈肌。"这些知识点,也是俊楠老师当年给他重点强调过的,木子一直不敢忘却。 按照考试规则,考官一般只问两个问题,但是这位年轻的副考官似乎有意再给木子补错的机会,“当我们在做外科手术的时候,一般还会用到什么,你刚才忘记了什么?" 木子真的有点晕头转向了,他从娘胎出来总共做过几次外科手术,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而况几十年都没有摸过手术刀了,能在刚才的考试时大致比划出来已是不易。现在问他其中的遗漏,着实是件棘手的事情。 木子迅速的在脑海闪电般的回顾刚才每个细节,他大叫一声,“我忘记铺手术洞巾了,可是手术包里没有啊!"木子下意识的开始为自己找借口,可是他很快发现刚才手术包里是有一次性的手术洞巾,那玩意居然是白色类似纸质的东东,木子记忆中洞巾可是能够重复使用,并且是标准的军绿色。对于久违的手术包,木子心里早就发怵,刚才哪里还能想到这么多呢?他喃喃的自语道:“错了,又错了" 副考官紧绷的脸舒展开了,他似乎比木子还要紧张,如释重负的对木子表示“其实你就是太紧张了,我相信你都是会得,可能是长期没有在外科工作,很多都淡忘了"。木子这次感激的向他又鞠了一躬。至于是不是和<儒林外史>中的周姓考官同情范进,让他在近乎花甲的年龄终于圆了当公务员的梦,木子觉得应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吧。 不过,在考试即将结束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主考官啃声了,“如果胸腔积液需要送到检验科进行实验室检查,需要多大的量"。 “50ml"木子脱口而出 “你能确定么?"主考官有点不介怀的继续追问 这个木子真确定不了,他开始痛恨自己没有在细节上下功夫,但他没有迟疑,答道:“我确定,如果患者第一次做胸腔穿刺放液,则不能超过600ml"。600这个数字,木子能够肯定,他希望用这个所问非所答的回答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犹豫。 “嗯,知道了,不过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主考官提醒木子……… 木子出来是,不过还是早上9点半,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木子感觉时间仿佛过了一年,也确实是,木子为了这场考试前前后后准备了一年。 一缕阳光从层云中投射在木子的身上,在小巷的转角处反射出一块明晃晃的光斑。木子闭紧眼,泪珠还是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笔者注:木子已经顺利通过2018年国家医考的笔试,目前正在注册医师执业证,从此医学道路为木子打开。想想毕业二十年今天终于能堂堂正正的从医了,这完全是医学教育网的功劳,木子在感慨自己当年生不逢时,也感叹如今搭上了医师教育网的快车,木子希望不久的将来借助贵网站的指导,获得主治医师的资格。
170人看过 6月前
15
打赏

已有0位学员打赏

全部回复(1)

请稍等,正在加载
我来回复
评论1 收藏 分享
取消
复制链接,粘贴给您的好友

复制链接,在微信、QQ等聊天窗口即可将此信息分享给朋友